欢迎来到湖北审计厅! 今天是2013年12月10日 星期二

最新公告:



案件披露

当前位置:首页>审计动态>案件披露

斩断伸向种粮补贴资金的黑手

【时间:2017年09月11日

【来源:

【字号:

随州市审计局 敖殷 黄旭宏 李蕾

 

种粮补贴是国家为了充分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保障国家粮食生产安全,促进农民增收、粮食增产、农业增效,实行对农户种植粮食作物的惠农民生政策,政策性强、涉及面广、社会关注度高。国家粮食补贴政策自2004年执行以来,取得了显著的成效,深得民心。但在补贴发放的过程中,仍有个别胆大妄为的人,假借补贴发放之机,骗取补贴资金。

随州市审计局在对T市种粮补贴的政策执行及资金分配管理发放情况进行交叉审计时发现,该市某工业园副书记刘某利用职务之便套取种粮补贴资金30余万元。

 

审前准备

 

审计小组出发前集中收集整理学习了2004年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以及中央、湖北省出台的有关种粮补贴的政策规定,全面了解这项农业政策出台的背景、历史变化以及具体操作办法。同时,在网上查找T市近几年种粮补贴资金发放的公示和相关的群众举报,为开展审计工作打下政策基础并选取好重点突破口。

审计小组赴T市召开进点会以后,立即召集T市财政局、农业局等主要相关部门进行了座谈。了解到T市种粮补贴的发放程序为:由各乡镇财政所专管员上门逐户调查并登记填写《粮食种植面积登记表》,经张榜公示七天,接受农户监督无异议后,将各农户补贴面积录入“一折通”系统,同时将审核无误的补贴面积上报给市财政局商贸科和农财科,根据上报面积,按照当年国家规定的补贴标准换算后将补贴资金通过农商银行发放到各个农户“一折通”上。

 

数据比对

 

2013至2014年T市可用种粮补贴资金总量31066.45万元。资金总量大,种粮补贴涉及到千家万户,如果采取传统意义上的走村串户进行审计,工作量巨大,想要查出问题无疑是大海捞针。审计小组按照省厅提出的“大数据比对”的要求,结合当地实际情况,迅速采集了市财政局、公安局、农商行、编办、经管局、国土局等相关部门的数据,在审计人员精心整理各种数据后,分各类可能出现的问题对各种数据进行比对分析。例如:为了查出是否有财政供养人员、村干部领取补贴的行为,审计人员将种粮补贴资金到户明细表、金融机构补贴实际发放数据和财政供养人员名单、村干部名单通过身份证号码这一唯一关键字进行比对,就可以筛选出有哪些财政供养人员、村干部领取种粮补贴,生成审计疑点表,再进一步核实取证,大大地提高了审计效率。

 

疑点重重

 

在对种粮补贴发放花名册、农商行提供的实际发放数据以及公安局提供的户籍信息进行针对性比对后,发现T市存在大量“一户多折”的情况,即一户家庭里多个成员的名字开设多个种粮补贴“一折通”,这与种粮补贴相关文件要求的“一户一折”是不相符的。面对大量的审计疑点,审计组对查出的这些疑点有选择性地进行核实,主要选择领取金额较大,“一户多折”问题相对集中的乡镇进行核实。在核实的过程中,发现T市工业园的刘某与其妻子一人一个“一折通”领取种粮补贴,申报补贴面积近600亩,两人2013至2014年两年领取补贴近八万元。申报面积之大,领取补贴之多引起了审计人员的怀疑。为此,审计组一行4人来到T市工业园进行核实,该工业园的刘书记热情接待了审计人员并对审计人员的提问作出了解释。原来该工业园下属的生态农业示范区管理局以前是个军垦农场,2001年将土地4万多亩划给了工业园,刘书记在2012至2014年期间兼任该生态农业示范区管理局局长,审计人员询问的刘某是该管理局的退休职工,他和妻子承包了生态农业示范区管理局的田地种粮。但当审计人员问及刘某及其妻子的住址,想去当面了解情况的时候,刘书记说他们两口子今年就不承包种田了,年初就去上海带孙子去了。但审计人员拨打多次刘书记提供的刘某手机都无人接听。在无法联系到刘某及其妻子本人的情况下,审计人员提出能否请刘书记帮忙联系刘某,把他及妻子的“一折通”提供给审计组,刘书记竟然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一早就把刘某及其妻子的“一折通”提供给审计组。刘书记行动如此之快引起了审计人员的怀疑,既然刘某及妻子都远在上海,刘书记与刘某又非亲非故,刘某的“一折通”难道就在刘书记手中吗?

 

顺藤摸瓜

 

刘某及其妻子的“一折通”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刘某跟刘书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面对一系列的疑问,在联系不上刘某及其妻子的情况下,审计人员只有从“一折通”下手作为突破口。随后,审计人员去开户银行将刘某及其妻子的“一折通”的账户明细查询单打印出来。该查询单显示,2013年4月的某一天上午两分钟之内从ATM取款机分7次每次取款3000元,当天下午又直接转账4万余元到另一个账户。这样不寻常的取款和转账引起了审计人员的高度怀疑。向省厅相关处室请示之后,在当地审计部门的支持配合下,审计人员向农商行进行了查询。令审计人员吃惊的是,该账户正是刘书记的个人账户。通过该账户明细发现,除了刘某以外,还有其他的人向该账户转账,其中周某转入的金额最大,2013年转入近15万元。审计人员在整理好的种粮补贴明细表中查询周某领取补贴的情况,发现周某2013至2014年两年领取种粮补贴高达25万余元,申报面积高达2000多亩。周某为什么要将领取的种粮补贴转入刘书记的账户呢?刘书记提供的刘某的手机号始终无人接听,审计人员只有从周某入手进行调查。审计小组的反复讨论和商议,决定分成两组,一组杀个回马枪,再回到工业园直接面对刘书记进行质问,另一组找到周某的联系方式前去当面核实。

 

水落石出

 

近一天的舌战下来,两组审计人员深夜碰头开会时发现两个组了解的情况相互矛盾。一组审计人员作的谈话记录显示,刘书记说是与刘某和周某合伙承包种田,平时由刘某和周某负责耕种管理,然后跟他们分配领取的种粮补贴,而另一组审计人员作的谈话记录显示,周某是个20来岁的年轻人,以前是当地一家招商引资企业的职员,2014年已辞职外出打工。审计人员又找到周某的父亲,该工业园招商引资企业的经理,他说对此事根本不知情,他儿子也从未种田,更不知道有“一折通”领补贴的事情。第二天,当审计人员把掌握的证据放到刘书记面前时,他终于承认了周某没有种田,其“一折通”是他复印周某的身份证办理的,并以周某的名义申报领取种粮补贴,“一折通”也一直由刘书记保管使用,周某对此事并不知情。

刘书记之所以可以随意地使用他人的身份证开户,申报领取种粮补贴,正是因为他身为工业园的副书记,同时兼任生态农业示范区管理局局长,生态农业示范区管理局种粮补贴的品种、种植面积由其审核,这就给了他利用职权之便申报种粮补贴的机会。一起利用职权套取种粮补贴的案件就此水落石出。该问题上报后,并及时移送给有关部门严肃查处,引起当地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目前,6人被立案侦查,涉嫌违纪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14人分别受到不同程度的党纪政纪处分。

相关资源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