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湖北省审计厅! 
审计文化
审计文苑
  •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审计文化
  • >
  • 审计文苑
儿时的年味

发布日期:2018年02月07日

武汉市江岸区审计局   戴靖


人行道的两旁挂起了喜庆的灯笼,大街上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采购着各式年货,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载着儿时深深的记忆,那浓浓的年味,在我脑海弥漫散开。记忆里,一年一度的春节是儿时心中最美好的期盼。

扫扬尘。小时候腊月二十四一过,家家户户便开始大扫除,扫去一年晦气预示来年一切都好。家里的老屋是穿斗瓦房,煤灶多灰尘,平时清洁都只做触手可及的地方。扫扬尘这一天,高高的房梁,透光的玻璃瓦都要搭梯子上去抹、扫,房角处的蛛网和够不着的地方,便用长长的竹竿绑上鸡毛掸拂扫。一大早,全家人便早早的起来,将过时的挂历纸折成帽子戴在头上,用鸡毛掸子将屋里的角角落落全部打扫干净,再用面粉熬好浆糊,涂抹在白纸上,用白纸糊墙,干完活后,整个房子感觉焕然一新,亮亮堂堂。

年夜饭。除夕的一大早,全家人都格外忙碌,但忙碌中透着喜悦。我和爸爸忙着屋前院后的贴对联贴福字,春联里写满了吉祥如意的话,也写满了对幸福生活的期盼,贴好后成就感十足,空气里仿佛都散发着浓浓的喜庆味儿。除夕的年夜饭是重头戏。妈妈和姥姥一早上就开始准备,剁猪肉,炸圆子,炸藕夹,包春卷,做蛋饺。肉圆子在油锅里翻滚着,不一会儿就变成金黄色的了,香味扑鼻,浓浓的年味就在油锅里慢慢地溢开。最怀念的就是圆子刚出锅的时候,站在锅边,手抓着热气腾腾的圆子咬一口酥香满溢、肉香满口的那种幸福感觉。到了晚上,桌子上摆满了各种香喷喷的菜肴,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推杯换盏,欢欢喜喜。不管喝的是不是酒,每个人都举杯表达对新年的祝福,对来年的期盼。

放烟花。“吃没吃饱不重要,那时孩子们除夕的重头戏只有一个,就是放烟花!”晚饭过后,左邻右舍的小伙伴们都不约而同地出现在家门口,大家把自己的烟花都集中在一起,吵着嚷着先放哪个后放哪个。“窜天猴”可以拿在手上,或者埋在土里,点燃后“嗖”的一声就窜上了天;“烟花棒”这是女孩最喜欢的鞭炮了,没有很大的爆炸声,不会产生什么危害,在黑夜里点燃,挥动烟花棒做出各种形状,灿烂夺目;“两只小蜜蜂呀,飞在花丛中啊” ……趁着夜色,把“小蜜蜂”点燃,看着火花,闻着炮味,这就是童年的“年味”呀!调皮的小男生,将鞭炮插入墙缝或稀泥里,炸开后泥土四溅,小伙伴脸上和身上都是泥点,却个个乐此不疲,类似的“坏事”,童年时每年春节期间都玩得不亦乐乎。

看春晚守岁。年夜饭后,全家人围坐期盼春晚。小时候看春晚,那是一种期待,对新年的憧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是真实的快乐写照,从八十年代到九零年代,再到两千年后,春晚伴随我们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无论是歌声舞蹈喜剧小品还是曲艺杂技,等等表演都可谓是经典荟萃,回味无穷,追忆那个时代,无数影像形成记忆,充实了几代人!更重要的是,每年的春晚都能产生些被传唱(诵)至今的经典旋律和流行语。“小样儿,脱了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走两步,没病走两步”,在网络流行语尚未改变人们语言习惯时,这些经典的语句也是可以支撑大家一整年的笑料。当电视里倒数5、4、3、2、1时,激动的心一下子悬到嗓尖,大声的和主持人一起喊道“新年好”,零点的钟声一过,大街小巷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竹声,震耳欲聋,爆竹声、欢笑声,萦绕在充满火药的空气中,将浓浓的年味推向了高潮。

压岁钱。大年初一开始就各种拜年了,给爷爷奶奶大叔二叔三姑四姨拜年啦,鞠个躬,说声“新年好”,长辈们就会高兴地摸摸你的脑袋,笑着把各种好吃的和准备好的压岁钱塞过来,崭新的五元、十元钱,都是大人们在年前早准备好的。踹上那几元钱,心中满是欢喜,在院子里蹦呀跳呀,高兴得合不拢嘴,总想着要是天天过年该多好。

如今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过年的方式也发生了许多改变:年夜饭从家庭搬到了酒楼、饭店,走亲访友的传统礼仪逐渐为短信、微信等电子拜年方式取代,“摇一摇抢红包”、“集福卡”的数字狂欢热潮更是铺天盖地一般席卷全国。儿时期盼过年时那种幸福、快乐却离我们越来越远,那种质朴的年味也感觉越来越淡。然而,作为情感凝聚的“年”,却从未被忽视或忘却,春节前的半个月,在各个地方的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成千上万的人都拥挤在那里赶着在年三十前回家,在年根时刻和全家人团圆。在“年味”的演变过程中,传统与现代发生碰撞,继承和创新时时对话。我想,只要人们对家的爱、对乡土的眷恋没有改变,对团圆、和谐、幸福的祈愿一直存在,又何妨通过一些新的方式去演绎“年”的情怀呢?

相关信息推荐

主办单位:湖北审计厅 网站维护:武汉矩阵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27-87231922 E-mail:master@hbaudit.gcv.cn 鄂ICP备05004138号

copyright 2014 www.hbaudit.gov.cn powered by matri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