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湖北省审计厅! 
审计动态
审计文苑
  •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审计文化
  • >
  • 审计文苑
好友阿福
【2019年08月16日】【字号:

宜昌市审计局  吴德纯

阿福,原名刘仁福,是我小学、初中的同学,后因同班有同学和他同名,便自己改名为刘荣华了。那时候越战小说《阿福的故事》很有名,所以,我们都叫他阿福。阿福和我都是王畈公社永乐大队的,他是一队,我三队,但两人相距并不远。从1972年春季入学认识阿福,到2001年阿福离开人世,我们一直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阿福与我都生于六十年代中期,他比我大半岁,小时候更多地是他带领我玩儿。阿福是个苦命的孩子,6岁时父亲就因病去世,他母亲带着他们兄弟姊妹6人艰难度日。但他性格活泼,又生的浓眉大眼,五官清秀,说话乖巧,始终面带微笑,很是讨人喜欢。我们虽不是一个生产队,也不是邻居,但我们都是穷苦孩子出生,也都热爱劳动,喜欢文艺体育,共同的爱好和兴趣,使我们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小学阶段我们都是班干部,起初他是文体委员,我是劳动委员,班长是个女生。三年级后他是班长,我是副班长。那时候在农村学校,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学生也不是以学习为主,主要是帮助生产队搞劳动,农闲时就搞文艺体育,参加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处演出。无论是劳动,还是文艺、体育都是我和阿福的强项,班上基本上成了我和阿福的天下。每天放学后我们都要打上一个小时左右的篮球或乒乓球。阿福虽然个头不高,但篮球打的特别灵活,投篮也很准。我个头高,球打的猛,所以我们经常搭班子组队同别人比赛,一般都是我们赢球。我和他都是学校乒乓球高手,曾共同代表王畈区参加过全县少儿乒乓球比赛,险些获得儿童组比赛第三名。为了参加比赛,家里给我们都买了白色背心和球鞋,让我们高兴了好一阵子。记得当年比赛在松木坪区中学举行,我们都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外出,特别开心,还在镇上的电影院观看了《小兵张嘎》,排队购票、等候,观看电影后兴奋不已的情景至今难忘。

小时候我和阿福的学习成绩也都出类拔萃,每学期我们都是三好学生和劳动积极分子。我和他都是孩子王,在各自的小地方都是一呼百应。记得19769月开学不久,有一天,他邀我放学后一起到永乐水库去游泳,我知道水库的水很深,又冷,根本不敢下水,忙说老师知道后会挨批的。他说你若不敢下水,去看我们游就行了。于是放学后,我便组织三队的十来个同学陪同他们一起来到了水库坝上。阿福立即组织会游泳的十几个同学下了水,正当我们为下水的同学精彩表演鼓掌喝彩时,大队刘书记恰好路过,看见有学生在水库游泳,立马就近找了一根竹竿,朝我们跑来,有同学看到书记拖着竹竿过来便大声高喊:大家快跑,书记来了!我一看刘书记黑着个脸朝大坝快步走来,便慌忙朝阿福喊到:刘书记来了,我们走啦!说完,我带领三队来的同学飞快跑了。约跑了三里路,才停下来,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大家说:阿福他们这下可惨了,估计明天我们也要挨批了!果然第二天课间操,全校师生集合召开大会,大队刘书记亲自来训话,阿福等十几个昨天下水的同学全部站在台上,阿福是组织者,站在台上表情木讷地做了检讨。校长同时批评了昨天参加观看游泳的所有同学,质问我们水库游泳这么危险,为什么不制止?多年以后,我还在为当年这事后悔,水库坝头,深50多米,后来听说这里曾有过水性很好的成年男子游泳丢了性命,孩子们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游泳,一旦出现险情,后果不堪设想,庆幸当天我没有下水,更庆幸刘书记发现及时,没出现问题,一想起这事儿就感到后怕。

游泳事件对阿福有一定的打击,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学校越来越重视学习了,玩儿的机会越来越少。1979年中考后,成绩差一点的同学进入了初三,阿福等同学考入了当地高中,我则考入了宜都县第四重点中学。一学期后,我被学校编入了恢复高考后的首届三年实验班。我和阿福不在一个学校,联系慢慢少了一些,但每年春节期间,他都来我家同我聚聚。19819月高三开学不久,我有幸考入了宜都县文科备考班(当年设在宜都一中),由理科转入文科。国庆期间,我来到了阿福家,他很高兴地将《中国历史》《中国地理》《世界历史》《世界地理》共10本教材和相关复习资料全部交给了我。对我说,考学我已经不指望了,我要当兵,成为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你就好好学习吧,把我没有完成的上大学心愿完成。不久,他成为了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战士,在广东湛江服役。第二年,我没能考上大学,考入了宜昌财校,两年后毕业分配在宜昌地区财政税务局工作。

据阿福来信讲,他在部队服役期间,歌唱的特别好,球类体育技能也得到加强,仍然是文体积极分子,多次参加所在部队的文艺演出和体育比赛,获得荣誉并受到表彰。又说阿福训练特别刻苦,军事素质特别过硬,加上身体素质好,多次在军事业务比赛中获得名次,受到嘉奖,还荣获了两次三等功,家里也收到了部队寄来的喜报。还听说阿福在一次执行任务时,遇到渔民落水,他奋不顾身,救起了2名渔民,而自己差一点丢掉了宝贵的生命。每每听到这些,我都为自己有这样的挚友感到高兴和自豪。

再次见到阿福是在九十年代初期春节间,他刚从海军部队转业回到地方,在宜都市棉纺厂组建了歌舞团,搞的轰轰烈烈。一年后,被广州的翠竹集团张道槐董事长高薪聘请,组建翠竹歌舞团。19946月我调入到宜昌东山开发区财政局工作,7月陪同市政府领导到广州开发区考察学习,其间,我们一行也到翠竹集团进行了参观,阿福高兴坏了,全程陪同,没完没了地陪我讲了一天一夜。

再后来,他到中国音乐学院师从金铁霖老师系统地学习了声乐理论,并学会了自己作词作曲创作歌曲,至今我还珍藏他创作的歌曲——《在外的孩子常想妈》。他本人歌唱水平也有了质的飞跃,他演唱的《小白杨》可以与阎维文媲美,《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与蒋大为不相上下,在男高音圈内有了较大的名气,演艺圈男高音有了北有孙楠,南有刘荣华之说,并在广东等地获得了许多歌唱比赛大奖。有一阵子,他经常半夜给我打电话,分享演出成功的喜悦,清唱刚刚创作的新歌。我也时常为他感到高兴。

成名之后,为了回报家乡,2001年阿福决定在宜都市举办一场个人演唱会。当南国第一高音在宜都体育场上空响起的时候,家乡人民怎么都没想到阿福的歌会唱的这么好,家乡沸腾了,好评如潮。据说是宜都市建国以来歌唱明星举办演唱会最成功的一次,也是最受欢迎的一次。演唱会我帮助出谋划策,亲自动员同学朋友全力支持,可惜当天,我因为一次重要接待未能亲临演唱会现场,成了一大憾事。更遗憾的是演唱会不久,他就被诊断为喉癌晚期,当我得知信息时,他已入土归安一个礼拜了。我听到这个噩耗后,如晴天霹雳,简直不敢相信。上天也太不公平了!阿福从小丧父,缺衣少粮,长大后当兵、转业到地方一步一步有了自己的事业,并取得了一些成就,还没来得及参加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也尚未婚配,可是天妒英才,36岁就撒手人间,离我们而去,一想到这,我便泪流满面。

阿福,是我最铁的儿时伙伴,他的生命在36岁戛然而止,英年早逝,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成了我一生的缺憾。我知道,他还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对我说,太多太多的歌想对我唱,太多太多的想法要与我交流,太多太多的梦想还没有实现,现在就撒手人寰,心有不甘。前不久,我们几个儿时的伙伴小聚,唯独缺他,大家纷纷惋叹,如果阿福还在该有多热闹,我们就又可以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和嘹亮的歌声了。

阿福,你我阴阳相隔,愿你在天国一切安好!

分享到:

相关信息推荐

主办单位:湖北省审计厅    网站维护电话: 027-87252583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2614号 鄂ICP备05004138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200000044

copyright 2014 www.hbaudit.gov.cn powered by matrix

国务院 互联网+督查 湖北省审计厅公众号